返回首頁 |
手機站 |
律師黃頁 | 微辦案APP

開車軋人局長喊冤17年后獲無罪 故意殺人罪未遂認定條件有哪些?

來源:大律師網 法律風云榜 時間:2020-11-20 瀏覽:0
導讀:【開車軋人局長喊冤17年后獲無罪】2002年6月21日,威海發生一起駕車軋人事故,造成一被害人重傷。而當晚途經事發路段的國土局經開區分局局長于方民,被認定為嫌犯。當年10月30日,于方民因涉嫌故意殺人罪(未遂)被刑拘。堅稱自己無罪的于方民,自此走上申訴路,終于在17年后獲無罪。故意殺人罪未遂認定條件有哪些?故意殺人罪未遂量刑標準怎樣?大律師網小編為您解答。

  海中院已受理于方民的國家賠償申請。于方民向威海中院遞交國家賠償申請書已4個多月,該院尚未就是否賠償作出決定。在此前的2002年到2019年,他用17年時間洗清了冤屈。2002年6月21日,威海發生一起駕車軋人事故,造成一被害人重傷。當晚途經事發路段的于方民,被認定為嫌犯。于方民時任威海市國土局經開區分局局長,命運在他48歲這年陡然轉折。當年10月30日,于方民因涉嫌故意殺人罪(未遂)被刑拘。2003年5月19日,威海環翠區法院一審判決于方民犯故意殺人罪,判處五年有期徒刑。堅稱自己無罪的于方民,自此走上申訴路。

  澎湃新聞梳理此案十多份裁判文書發現,此案主要定罪依據為被害人及證人的證言,在主要證據沒有重大變化的情況下,案件結論在“事實清楚”與“事實不清”之間切換多次。于方民先后五次被判決、裁定有罪,經歷過兩次發回重審、兩次再審,經最高法介入由異地法院再審后,才“一錘定音”。

  2019年10月9日,濰坊中院改判于方民無罪。濰坊中院認為,原審認定于方民犯故意殺人罪的主要依據除相關證人證言外,缺乏能夠鎖定于方民作案的客觀證據,本案是否另有他人作案存疑;原判據以定案的證據沒有形成完整鎖鏈,沒有達到證據確實、充分的法定證明標準,也沒有達到基本事實清楚、基本證據確鑿的定罪要求。

  審理節點2020年7月1日,于方民向威海中院遞交國家賠償申請書,申請國家賠償金共計350萬元。11月17日,主辦法官告訴他,因為要了解涉及該案的相關情況,所以法院作出是否國家賠償決定的期限要延長至明年1月。國土局長被判故意殺人罪

  48歲時,于方民的人生成就到達巔峰:高中畢業、村干部出身的他,在2002年3月出任威海市國土局經開區分局局長。但僅僅過了7個月,他的命運又陡轉直下,因為涉嫌故意殺人,他于當年10月30日被刑拘。

  案件發生在2002年6月21日晚10時許,威海市北竹島村村民李英偉無故逞強攔車,結果被司機駕車從其身上碾過,造成李英偉十根肋骨骨折等。經鑒定,李英偉的傷勢構成重傷。

  此后,當晚曾駕車路過事發地點的于方民成為嫌疑人。當年10月30日,于方民被威海市公安局環翠分局刑拘,涉嫌罪名為故意殺人罪。同年12月7日,于方民被批捕。

  威海市環翠區法院一審查明,2002年6月21日晚,于方民與李文琛、姜清清、劉雪梅、魏敏一起在威海瀛洲賓館就餐。飯后,于方民獨自駕駛墨綠色魯K90058號本田雅閣轎車離開。22時20分許,于方民行駛至僑鄉集團保衛科東側路燈處,被被竹島居委會居民李英偉無故攔住,二人發生爭吵,李英偉躺在于方民車前擋住去路,于方民便駕車從李英偉身上軋過。李英偉上身多處骨折,經鑒定構成重傷。

  于方民辯解稱,他從瀛洲賓館出來后,看到有兩個人打架,打人的人跑了后,被打的人低頭向左跑來,于方民停車后,被打的人在他車上拍打了幾下,他曾兩次下車質問對方為何拍車,但對方沒有說什么,轉身離開了。于方民認為自己沒有軋人,是無辜的。

  李英偉陳述稱,一輛轎車嫌他擋道,下來和他吵,“司機罵我說‘壓死你’,我說‘法律社會,你還敢壓死我!’爭了一會,司機上車往前走了一段,我也記不清怎么,我倆又吵起來了,他說要壓死我,我就躺在車前!弊詈,李英偉被車子從身上碾壓過去。

  出租車司機周承喜作證稱,一輛黑色轎車的司機曾和李英偉發生爭吵,后來從李英偉身上壓了過去,“我看了下車牌,應該是魯K90058,只是5字有點模糊,我有80%把握!绷硪蛔C人從培澤也證實,他在自家窗口看到,一個男子追打另一男子,后來被打的人跑掉了,打人的男子站在瀛洲路中間,攔住了一輛黑色轎車,最后黑色轎車從這名男子身上壓過。

  環翠區法院認為,被告人于方民與李英偉發生糾紛后,當李英偉逞強躺在其車前時,于方民明知其所駕車輛從人身軋過能夠致人死亡,仍然故意開車碾軋李英偉,具有故意殺人的主觀故意,客觀上也實施了碾軋的行為,已構成故意殺人罪,但由于于方民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系犯罪未遂,依法予以減輕處罰。

  2003年5月19日,環翠區法院一審判決于方民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判于方民賠償李英偉醫療費等共計6.5萬余元。

  澎湃新聞查閱案卷發現,警方對被害人李英偉所作筆錄中,李英偉稱軋他的車是黑色轎車,司機40多歲,是“小平頭”。從培澤亦證明司機是“小平頭”。于方民律師對李文琛所作筆錄中,李文琛稱,他飯后回村時,見同村村民李英偉躺在地上,他問李英偉怎么了,李英偉稱,“經常有個人在你房這兒尿,我不讓他尿,他還打我!辈贿^,這些信息并未在一審判決書中提及。此外,該判決書也未提及警方《現場勘驗筆錄》等書證。

  于方民的無罪判決書!胺崔D”后又“反轉”一審判決后的2003年6月9日,山東當地有媒體刊發題為《局長開車軋人拒不認罪,“零口供”被判處五年徒刑》的通訊員文章,該文章稱,被告人于方民百般抵賴,自始至終拒不認罪;控辯雙方各提供兩名證人,均以現場目擊者身份證明軋人和沒軋人的事實。

  上述文章稱,庭審中,檢察機關緊緊圍繞所要出示的證據的合法性、客觀性,對有罪證據有的放矢地進行分析論證,增強其證明力度,使其環環相扣,形成完整的證據鏈;對無罪證據,找出破綻,分析矛盾,有理有據地駁斥辯方證人證言的虛假性。經過8個小時的舉證、質證、辯論、總結,環翠區法院最終以“零口供”對被告人于方民作出有罪判決。

  不過,上述報道內容在一個月后被威海中院推翻。一審判決后,于方民不服,以其“沒有駕車軋人、判決認定事實錯誤”為由提出上訴。威海中院認為,原判認定的事實雖然有被害人及若干證人證言的證明,但被害人李英偉及目擊證人叢培澤證明作案人系“小平頭”的特征與于方民的情況不符,且證人證言相互之間尚有矛盾,不能形成封閉、完整的證據鎖鏈,不足以排斥辯方提供的證據。

  2003年7月25日,威海中院以原判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裁定該案發回重審。

  2003年11月17日,環翠區法院重審后,仍判決于方民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重審一審判決書顯示,此次重審認定于方民有罪的主要證據仍是證人證言,只是更為詳細地闡述了采信或不采信的理由,“排除了證言中的矛盾點”。

  關于被害人及證人稱作案司機系“小平頭”而被告人于方民系“分頭”的等問題,環翠區法院認為,“平頭”“分頭”是在男性短發這一大類型特征下的分類,法律對此沒有精確定義,現實生活中也沒有嚴格的區分標準,兩者不存在本質上的差別。證人對事實的記憶性回顧存在或多或少偏差,不能僅以其存在偏差就否認了它的證明力,對證據的采信與否,要看它是否客觀、真實、關聯,能否與全案的其他證據形成相互關聯的、客觀真實的、可以排除其他合理懷疑的證據鏈。

  之后,于方民再次上訴。2004年2月16日,威海中院以“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為由,駁回了于方民的上訴。從此,于方民走上了漫漫申訴路。

  第一次再審判有罪

  于方民的申訴看似較為順利。在有罪判決生效一年半后,山東高院于2005年7月19日作出再審決定,山東高院審查認為,“原判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指令威海中院另行組成合議庭對于方民故意殺人案進行再審。

  2005年12月2日,威海中院作出再審裁定,該院再審認為“證人證言之間存在許多矛盾之處,不能排除合理懷疑”,再次作出“原判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結論,又將案件發回威海環翠區法院重審。

  環翠區法院第三次審理該案時,公訴機關補充提供了對被害人李英偉的傷情補充報告和車輛性能鑒定。傷情補充報告結論為:李英偉所收損傷符合機動車碾壓所致;車輛性能鑒定結論為:本田雅閣可以單側輪碾壓通過李英偉。

  另外,應被告人于方民請求,環翠區法院還調取了交警現場勘驗筆錄,現場車轍痕長50厘米,車轍胎寬16厘米。該證據是2005年威海中院再審時,由公訴機關所提供。

  此次審理形成的判決書顯示,提供車牌號的出租車司機周承喜距事發地30米左右,另一目擊證人從培澤距離事發地60米左右。環翠區法院審理認為,被害人及目擊證人所述作案司機是“小平頭”、駕駛黑色轎車與被告人于方民是“分頭”、車輛為墨綠色的事實不符,屬于微小瑕疵。

  環翠區法院還認為,交警高杰的證言證明了其查勘現場時所測量的車轍的寬度,并非指車胎的寬度。被告人及辯護人據此認為肇事車輛的實際胎寬為16厘米(于方民的轎車胎寬19.5厘米),并以此作無罪辯護的理由不當,是對該證言的理解有誤。

  此次審理形成的判決書還顯示,該案在原審時,曾書面通知主要證人從培澤、周承喜到庭,但其拒絕出庭。在此次審理過程中,公訴機關也依法通知其出庭質證,亦被拒絕,原因是該案已給其本人及家庭帶來極大麻煩,當年其已向公安機關如實陳述了親眼看見的事實經過,為安全考慮不愿再出庭作證。

  環翠區法院認為,上述證人不出庭的原因符合相關規定,其所作陳述應與其他證據一起予以綜合認定,不能因其不出庭即一概予以否認。

  2006年12月8日,環翠區法院第三次判決于方民構成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宣判后,于方民再次上訴至威海中院。2007年7月2日,威海中院再次裁定駁回上訴,維持了原判,理由為:“原審判決認定的事實清楚,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

  在此前的2007年2月8日,于方民刑滿釋放,其在服刑期間獲得8個月減刑。出獄后,于方民仍不服判決,堅持申訴。

  2009年10月20日,山東高院駁回了于方民的申訴,山東高院認為,“經審查,原裁定已經對你對證據瑕疵所提出的質疑進行了詳盡的分析論證,說理透徹,符合邏輯!薄澳愕纳暝V理由不能成立,不符合法律規定的再審條件!

  最高法介入,異地再審判無罪

  于方民仍申訴不止。2018年4月26日,山東高院第二次作出再審決定書,“本院經審查認為,原審判決認定原審被告人于方民構成故意殺人罪的證據不確實充分!边@一次,山東高院未再指令威海中院再審,而是將案子交給了濰坊中院。

  濰坊中院作出的再審判決書顯示,2009年山東高院駁回于方民申訴后,2013年6月20日,最高法作出“(2013)刑監字第97號”函,要求山東高院對本案進一步審查處理。山東高院以“(2017)魯立函字第47號”函指定濰坊中院對本案依法復查。

  在接到山東高院再審決定書后,濰坊中院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濰坊中院再審審理查明的證據與原審一致,但濰坊中院認為,原判認定的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綜觀全案,原審認定于方民犯故意殺人罪的主要依據除相關證人證言外,本案缺乏能夠鎖定于方民作案的客觀證據,本案是否另有他人作案存疑;原判據以定案的證據沒有形成完整鎖鏈,沒有達到證據確實、充分的法定證明標準,也沒有達到基本事實清楚、基本證據確鑿的定罪要求。原審認定于方民犯故意殺人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依法應予改判糾正。

  經濰坊中院審委會討論,2019年10月9日,濰坊中院判決于方民無罪。

  為換回清白身,于方民用了十七年時間。在原審判決生效后的2004年4月9日,于方民被開除黨籍。2020年6月4日,威海市經開區紀工委辦公會議研究決定,撤銷給予于方民開除黨籍的處分。關于行政方面的身份待遇問題,于方民稱,其原單位正在協調解決中。

  2020年7月1日,于方民向威海中院遞交了國家賠償申請書,他請求濰坊中院賠償350萬元。其中,支付侵犯人身自由賠償金1531248元;支付精神損害撫慰金1456589元;支付合理的維權費用500000元;支付醫保、治療費12163.03元。此外,于方民還請求威海中院為他在山東省電視臺、威海電視臺等媒體公開賠禮道歉,恢復名譽,以消除錯誤判決造成的負面影響。

  在國家賠償申請書中,于方民寫道:“我本人公職身份是國家公務員,多次被市政府記功、授獎;評為市、省先進工作者;單位被授予開發區“十佳服務明星單位”之一。就在一片贊揚聲中,我莫名其妙的成了故意殺人犯。莫須有的罪名,使我名譽被毀、事業中斷、仕途窮盡、政治身份被剝奪、社會評價降到冰點……”

  7月7日,威海中院作出案件受理通知書,稱于方民的國家賠償申請符合立案條件,決定予以受理。不過,截至目前,該院尚未作出是否予以國家賠償的決定。

  《國家賠償法》第十三條規定,賠償義務機關應當自收到申請之日起兩個月內,作出是否賠償的決定。該法還規定,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應當自收到賠償申請之日起三個月內作出決定;屬于疑難、復雜、重大案件的,經本院院長批準,可以延長三個月。

  11月17日,于方民稱,主辦法官電話通知他,因為法院要了解原辦案人員的相關情況,所以要延長賠償期限。11月18日,澎湃新聞致電該法官,試圖了解延期的具體原因,但電話未能接通。

故意殺人罪未遂認定條件有哪些?

開車軋人局長喊冤17年后獲無罪 故意殺人罪未遂認定條件有哪些?

  故意殺人罪未遂有很多種形式,具體認定條件如下:

  1、對象不能犯:比如A預謀殺B,深夜看見B躺在床上便一刀刺過去,發現原來是枕頭。這時被逮到了。這叫故意殺人未遂,屬于對象不能犯的未遂。不影響定罪,只影響量刑。

  2、手段不能犯:包括使用的工具不能達到致死的效果,如A用木棒子不停打B的要害想要致B與死地,但是怎么打也打不死。也屬于故意殺人未遂,不影響定罪,只影響量刑。

  還包括使用的方法不能犯,如A迷信認為扎個小人能害死B,于是天天扎小人詛咒B,這種情況就不屬于犯罪。

  3、客觀不能犯:就是客觀方面讓你達不到致死的效果。如A要殺死B但是B穿了防彈背心,A用盡了所有方法B都死不了。這也屬于故意殺人未遂,不影響定罪,只影響量刑。

  4、主觀認識錯誤:如A開車撞死B,從B身上壓過去還下來摸了下確定B已經死了。于是逃走了,C路過發現B把他帶到醫院又救活了,也屬于 故意殺人未遂,不影響定罪,只影響量刑。

  5、能犯的未遂,有實際可能達到既遂的未遂:例如甲某槍殺乙某,被乙某逃脫的。如果甲某擊中乙某,能將乙某殺死,這種情形有既遂的可能,但因為意志以外原因沒有既遂,是能犯的未遂。類似情況如,投放致死量的毒藥被識破而未遂的;偷竊財物時因被發現而未遂的。如沒有被識破、發現則能夠既遂。

故意殺人罪未遂量刑標準怎樣?

開車軋人局長喊冤17年后獲無罪 故意殺人罪未遂認定條件有哪些?

  1、情節嚴重的犯故意殺人罪

  犯故意殺人罪的,情節嚴重的,處死刑、無期徒刑或者10年以上有期徒刑。如:

  (1)出于圖財、奸淫、對正義行為進行報復、毀滅罪證、嫁禍他人、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等卑劣動機而殺人;

  (2)利用烈火焚燒、長期凍餓、逐漸肢解等極端殘酷的手段殺人;

  (3)殺害特定對象如與之朝夕相處的親人,著名的政治家、軍事家、知名人士等,造成社會強烈震動、影響惡劣的殺人;

  (4)產生諸如多人死亡,導致被害人親人精神失常等嚴重后果的殺人等等。

  2、情節較輕的犯故意殺人罪

  犯故意殺人罪,情節較輕的,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刑。根據司法實踐,主要包括:

  (1)防衛過當的故意殺人;

  (2)義憤殺人,即被害人惡貫滿盈,其行為已達到讓人難以忍受的程度而其私自處死,一般是父母對于不義的兒子實施這種行為;

  (3)激情殺人,即本無任何殺人故意,但在被害人的刺激、挑逗下而失去理智,失控而將他人殺死,其必須具備以下條件:其一,必須是因被害人嚴重過錯而引起行為人的情緒強烈波動;其二,行為人在精神上受到強烈刺激,一時失去理智,喪失或減弱了自己的辨認能力和自我控制能力;其三,必須是在激憤的精神狀態下當場實施。

  (4)受囑托殺人,即基于被害人的請求、自愿而幫助其自殺;

  (5)幫助他人自殺的殺人;

  (6) 生母溺嬰,即出于無力撫養、顧及臉面等不太惡劣的主觀動機而將親生嬰兒殺死。(但如果是因為重男輕女的思想作怪,發現所生的是女兒而加以溺殺的,其主觀動機極為卑劣,則不能以故意殺人罪的情節較輕情況論處。)

版權聲明:以上文章內容來源于互聯網整理,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刪除。本站不承擔任何爭議和法律責任!
有用 (0)
分享到:

北京律師推薦

更多+
在線咨詢
找律師

立即提問,免費短信回復

數萬律師在線權威解答

公眾號 手機站
公眾號 - 大律師網(Maxlaw.cn) 手機站 - 大律師網(Maxlaw.cn)
聯系我們
律師打官司、法律咨詢就上大律師網,全國律師咨詢熱線電話: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B2-20150091 Copyright © 2008-2020 大律師網 版權所有
巢湖麻将什么叫漂子 好运彩怎么看走势 (^ω^)MG古怪猴子_正规平台 广西快三走势图彩经网 (^ω^)MG逐鹿三国登陆 (^ω^)MG神秘的百慕达官网 快乐双彩走势图综合 白小姐06期开奖结果 六合图库高清版下载 (*^▽^*)MG龙之王国游戏规则 (^ω^)MG神秘圣诞老人在线客服 六肖中特期期准 免费四码八肖 (★^O^★)MG剑的秘密投注 平码怎么买才算中奖 (★^O^★)MG四灵送彩金 河内五分彩平台能控制吗 青海快3开奖公示